LLLeaf

MOP,DW,一美,妮妮,兔子,懒。

失去(短,FIN,父子)

有人吃父子文吗??
故事内容大概是讲兔子穿越到了以前,赛文还在地球的年代。如果有人想看的话,可以写成长篇的。

番外
你永远不会害怕的。
不,我怕了。
我不想再独自一人,我不想再回到那种时代。
你哭了,怎么了?
是啊,我哭了。
因为……我已经失去了。

“真!赛罗!”诸星团慌忙地脱下自己的外衣,将它抵在少年的脖颈处。那儿是一处很深很长的口子,红黑色的液体源源不断的渗透出来。

“父……亲。”诸星真困难地吐出两个字,这是他第一次喊他,也会是最后一次。

诸星团摇头,示意他别再说话。他紧紧地拥住怀中的人,双手死死地按住已被鲜血浸染的衣物。他害怕一放手,就会失去他。

诸星真大口喘息着,每一次呼吸对他都是一种折磨,仿佛整个人被撕裂开来。温热粘稠的血液从气管直接呛出,模糊了整张脸。

“真,再坚持一会,警备队就要来了。”

诸星真慢慢移动满是伤痕的右手,握住一只颤抖的手。

“疼。”

“没事的,不疼。安奴会医好你的。”

“我想……回家。”

“好啊。等你好了,爸爸带你回光之国。”

“不可能的。”

那是……不可能发生的。

“以后……别抛下我好吗……”

“不会的,爸爸怎么会留你一个人呢?”

他笑了。

是父亲吗?
原来还这么年轻啊?
喂,你叫什么名字?
好巧啊,我们一个姓。
你父亲一定很骄傲有你这个儿子。

他笑了。

Zero,零。
一切从零开始。
这是这个名字的含义。



--------------彩蛋-------------
“卡。好了。本场结束。大家休息一下,等会转场拍啊。”导演看着眼前的监视器,很是满意。

地上的少年站起身,理理黏在额前的碎发,一旁的化妆师立即围过去帮他补妆。

“宫野,这场拍的不错,要继续努力。”森次晃嗣拍拍宫野真守的肩膀,竖起一个大拇指。

“谢谢森次前辈夸奖。我会加油的。”宫野微微一笑,向前辈鞠躬感谢。

“来,准备啦。”

“开拍。”

愚人节快乐哦~
有同好的小伙伴交个朋友吧,留下QQ,微博什么的一起玩啊。

Dreams(短,MOP,TFP)

我做了一个梦。年轻的管理员说道。
什么梦?年长些的角斗士问。
很久之后,战争开始了,我们站在各自阵营前,兵戎相见。仗打了好久,直到有一天……你会离开我吗?管理员话锋一转。
角斗士愣了神,伸手拥住管理员,声音温柔且坚定。不,不会的。我不允许你从我身边离开,我会永远保护你。

我答应你,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。

我做了一个梦,曾经的梦。领袖对他的医官说。
懵懵懂懂的管理员被议会推举为领袖,带领他的人民走向最以辉煌的时刻。
可,战争发生了。
硝烟弥漫了每一座城。
弹壳声,嘶喊声,从芯灵深处压抑着每一个人的灵魂。
争斗了百万年,不仅仅因为他们的毫不留情,也是因为他们的犹豫不忍。
那个说要陪他一辈子,守他一辈子的人,那个他最信赖的人成为了他最想消灭的人。
命运啊……
爱人之间为何不能相守?

最终,结束了。
那天景色很美,落日的余晖洒落在地平线端,宁静的仿佛回到了黄金时代的傍晚。
领袖笑了。
尽管悲伤,尽管疲惫,尽管失落。
但那很美,美过世间万物。

直到那一天,我死了,而你走了……

档案馆等不来属于它的管理员。
角斗场候不回属于它的胜利者。
铁堡的星空再不会有两个人的身影。
对不起,我食言了。

我做了一个梦。
那儿没有战争。
朋友还在,家人还在,故乡还在……
你也在。

晚自习的产物,随便写,文笔渣见谅。